荆竹

我喜欢的人,都用实力说话。

【千凯千】饮食男男(一)

#美食文#

#厨神师兄凯X厨神师弟千#

#大概不是短篇了#

#并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

#强强HE保证,如果能撑到完结的话#




1. 清汤抄手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这是易烊千玺很小时候就刻在记忆里的一句话。


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样的菜。色泽,香气,口味,因地制宜。


四方的豆腐切成八八六十四片,侧刀一铲一提,放入水中,飘成整盆的白色花瓣。


大灶上是五公斤精沙,已经抹去棱角,加入麦芽糖和蜂蜜炒得圆润光滑泛出黑色,飘来阵阵香气。栗子已经提前用刀开了小口,一笸箩倒下去,再洒些海盐继续颠炒,直至高温将栗子壳爆开,噼啪作响,清脆诱人。


揭开汤锅,滚滚白雾蒸腾而起,豆腐片欢快地在锅里打着转儿,海米紫菜的鲜香将整个人都吞没在水汽之后。


圆滚饱满的抄手白中透粉,是头天晚上包好的,里面放足了猪肉馅和香油,又拌入切得细碎的香菇,入口鲜甜,嚼劲十足。小葱切段切末,撒下一汤勺,勺子在锅边撵个弯,捞起时勺底还是干干净净的。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看看天边亮起的鱼肚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可以开始营业了。


“老板,来两碗抄手打包,不要辣。”


“好嘞,十二块,您就放那边桶里吧李哥。”


“成。”李敬看了看柜台上那只干干净净的白色塑料桶,丢了一张纸钞和两个钢镚进去,“今儿我又是第一个吧?”


“可不嘛,就您最捧场了,大公司赚着钱还成天到我这小店儿来消费。”


“你就别埋汰我啦,真正赚大钱的人哪会像咱这么起早贪黑,”李敬眼瞅着两份抄手噗咚噗咚掉进咕嘟咕嘟冒泡的大锅里,忍不住嗅嗅扑面而来的香气,“但说老实话千玺,你这手艺真不是盖的,怎么什么东西经你手一做就那么好吃呢?”


“哪儿有啊。”


易烊千玺垂眼轻笑,不置可否,麻利地将两份抄手装盒打包。


“你还真别谦虚千玺,别的不说,上次你帮我给小夏做的午饭,那土豆丝细得就跟头发丝儿似的,还有那辣子鸡和剁椒鱼头的味道!我跟你说我吃了一口之后都差点后悔给她!我嘴笨,形容不出来,就你这刀工,这手艺,干嘛只开个早点铺子,要是开个饭馆岂不是要名扬天下!”说到激动处,李敬啪啪两掌拍在桌子上,疼得龇牙咧嘴,“哎呦……说真的,千玺,你就跟我说实话,你看你这么年轻厨艺就这么高,是不是什么神厨世家的后人,特神秘那种,根本不缺钱花,开早点铺子就是为了体验生活……”


“可别,李哥,我可缺钱了,”易烊千玺打断李敬没头没脑的浮想联翩,“那次你不是说小夏是C城人么,我只是刚好有两道渝菜比较拿手,多了也做不出来了。”


“可是你那两道菜也太好吃了!我跟你说我都舍不得——”


“那结果怎么样啊哥?”易烊千玺眨眨眼,将打包好的塑料袋递给李敬,“追成功没啊?”


李敬面上一赧,思路瞬间被易烊千玺带着跑远:“我觉得有点戏!她答应今晚跟我一起去看电影。”


“那不错啊。”


“是啊,如果事成的话,你还算得半个媒人呢!”李敬喜滋滋地搓手。


易烊千玺笑着摆摆手:“我可不是,我就做了顿吃的。”


“吃的很重要好吗!”


“好好好,您说啥都是对的。”易烊千玺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还要不要赶地铁了?再晚抄手就要被挤扁了。”


“哦哦哦对对对!”李敬才想起来这一茬,猴烫屁股一般蹿起来往外冲,“走啦兄弟!”


易烊千玺微笑着目送对方走远,继续擦拭起桌椅来。


他的店面不大,堂内四张台面,堂外两张,前后数来拢共不到三十把椅子。


李敬每天来得都算早,易烊千玺有空也跟对方贫几句。再过半个钟,生意忙活起来了,他一个人做饭上菜收拾台面,真真是顾不得再抬头多看上客人一眼。


好在易烊千玺的小店开在居民区附近,来来往往大多是熟人,不会为几块钱动什么小心思,易烊千玺就在柜台上放了个白色塑料桶,连同付款的二维码一起印在上面,实在忙不过来就让顾客自己交钱找钱。


撑过客流量最大的那么一两个小时,等挂钟走过八点半,屋里渐渐也坐不满了。零星还会有人进来打包,易烊千玺得空,就将摆在屋外的桌椅收拾进门,折起靠在墙根儿那里。


抄手和栗子差不多已经卖光了。看看钟,差五分钟九点,今天也能准时收摊。


易烊千玺一边等最后一个客人离开,一边盘算着明天早点的种类和口味,收摊后好去进货。


用好友林肃肃的话来说,他这就是强迫症,每天只做两种早点,用粉笔在小黑板上写好支在门口。客人没得可选,但保证一周绝不重样。


易烊千玺说这是情趣。


林肃肃嫌弃地看着土掉渣的“今喜早点铺”几个字,再次压下把这招牌拆了重做的美好想法。


正当易烊千玺决定好明天蒸包子,还在犹豫是做芹菜牛肉馅还是胡萝卜羊肉馅时,一个人影挡住了门口洒进来的晨光。


“老板,来份抄手。”


来人一身黑色西装,不用细看就知道是很贵的牌子,和店里的环境有点格格不入。对方自己倒是不觉得,选了门口的位置就近坐下了。


易烊千玺一愣,莫名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抬头看了两眼,只瞧见对方低着头刷手机,口罩遮了大半张脸。


遮什么遮,北京现在这么好的大晴天,还怕吸霾吗?


易烊千玺收回目光,心里吐槽着,手指拨弄,把不锈钢盘里仅剩的抄手都拢到一起。


“先生,抄手只有六个了,要不我再给您加一叠栗子吧,不多收您钱。”


“没关系,不用了。”


易烊千玺抿抿嘴,也不强求。抄手煮好舀进青花勾边的瓷碗里,再浇上一勺色泽明亮的鲜汤,点两根香菜,漾着热气端给对方。


“慢用。”


“谢谢。”


对方收起手机,把碗拉近,摘下口罩从易烊千玺手中接过筷子,下意识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两人都愣在原地。


……


陈年往事,新仇旧账。


一石激起千层浪。


易烊千玺见那一双桃花眼里风云变幻,起起伏伏,似有万千情绪上下翻涌。对方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忽然觉得,其实也没那么多值得在意了。


“王俊凯。”





tbc

评论(20)
热度(337)

© 荆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