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竹

我喜欢的人,都用实力说话。

【K莫】另类套路

#速打#

#三无产品#

#随便看看#

#纪念K莫官方完结#




我是愚公。


我发现郝眉最近不对劲。


几年大学室友下来,平心而论,我们四个对彼此还是很了解的。老三平时不跟我们住一起,当然,不管住不住一起,我们仨总是被压迫阶级,说臭味相投阶级感情深厚一点也不为过。


男孩子之间的友情没有女生那么唧唧歪歪,说不上谁和谁更好。但若和宿舍之外的人相比,我还是有着可以拍胸脯的自信,毕竟彼此是坦诚相见过的,郝眉跟我那绝对比跟别人铁。


估计是因为成长的生活环境简单,造就郝眉性格单纯,很多时候无忧无虑像个孩子,我们平时也乐意多宠宠。工作了他那两套房子暴露之后,我嘴上耿耿于怀,其实大学期间在对方的撒娇攻势下借出去的那些钱也没真往心里去过。


自从KO到公司,对方的司马昭之心大概也就郝眉看不出来。我和猴子私下通过气,都有种自家种的白菜被别人盯上的不爽感,琢磨着大概是父爱泛滥,总之一点都不想点醒这棵白菜。


倒是老三,成天父爱父爱挂嘴边,第一个卖孩子的就是他。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发现郝眉不对劲,是因为新倩女主程序压缩测试成功后,郝眉给我的那个拥抱。


我知道郝眉对KO一直是带着点崇拜和依赖的。那种感情可能原本和男男之情并没什么关系,毕竟KO一双手先喂饱了郝眉的肚子又减轻了郝眉的工作量,于公于私郝眉都没有不把对方当恩人当大神的道理。


不过KO毕竟不是老三。抛开技术层面,对于老三那种身经百战的沙尘暴老狐狸,心理战跟玩似的,KO究竟能不能被称为所谓的大神,大概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被喜欢的人奉为神,压力应该不小吧。


……不过惦记我们家白菜的人,我干嘛要管他压力小不小。


跑题了,刚才说到郝眉给我的那个拥抱。


我说了,宿舍四人关系很好,而郝眉跟我的感情也是杠杠的。测试成功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小孩儿想表达内心的雀跃,抱一下太正常了。


但郝眉抱得太不正常。


应该说,郝眉的动作简直有点过于激动,我甚至觉得下一秒自己的五脏六腑就要被撞飞出来了。


至于这么夸张吗。


我捂着心口咳嗽,努力地平复自己的情绪。


然后就看到郝眉一脸顺理成章地向KO伸出手,正正经经纯纯洁洁没有一丝愈矩地跟对方彬彬有礼地拥抱了一下。


冠冕堂皇。


四个大字劈开脑海,我如同五雷轰顶。


忽然有种被利用的感觉。


好生气哦一点也不想保持微笑。


心口疼。被撞的。


脑仁疼。被闪的。


揍回去。好多了。




后来去店里试西装,郝眉就更不对劲儿了。


先前说了,论电脑技术KO是大牛,但论我们这种人模狗样的生活经验,以及刀光剑影的商场虞诈,大概KO内心也是虚的吧。


更何况在喜欢的人面前,多数人还是会有自卑感的。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老三那么变态。


啊不,就算是老三,三嫂一花痴KO,他不照样忍不了么。


哎,又跑题了。说回KO穿正装。


这要是往常,我们家那棵白菜肯定早屁颠屁颠冲到对方身边赞不绝口了。


谁想这货今天居然正(hai)经(xiu)得不得了?!


“看我干吗……”


“第二个口子不能系,土不土啊。”


“不懂也没关系……反正你长得帅嘛……”


看看KO,我仿佛看到了花箭被天医一口奶满的画面。


再看看郝眉,哦那个躲闪的小表情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谢谢。


究竟是哪路神仙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时候点化了这棵白菜。


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无论使唤还是赞美KO都充满理所当然的郝眉去哪里了。


白菜要恋爱,谁来管一管。





郝眉毕竟是省状元。人是单纯了点,但一点不傻。


反观KO才是真的懵懂好少年好吗。


郝眉没开窍时把KO当大神当高冷总攻也就算了,你们其他人是怎么回事啊。


没看到KO时不时流露出的那种无辜的小眼神吗?


没看到面对我们一群人的虎视眈眈,KO护着郝眉在那不知所措地摇头,郝眉却躲在他桌子下一脸窃笑吗?


你说这样一个外表高冷切开傻白憨的人我怎么放心把我的白菜交给他?


万一他被我家白菜玩死怎么办?我家白菜谁来保护?


我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看郝眉开窍之后,欲擒故纵这招玩得那叫一个溜,愚公我看得五体投地甘拜下风。


庆功宴上状似不经意地抛出房子的橄榄枝,从头到尾没有看KO一眼,但我怎么感觉每句话都是冲着KO去的。


呵呵哒。


后来唱歌更是跟每个人都碰了杯唯独略过了KO。


KO你醒一醒!你那一副天要塌下来的面瘫样子摆给谁看!那是平时上班要跟你组队下班要跟你吃饭的郝眉啊!突然之间性情大变,这要搁老三那一眼就能看透本质啊,你只会纠结失落生闷气却不觉得奇怪吗!用头发想一想都能觉出不对劲啊!


哦,你头发短。我原谅你。





第二天,我们带薪休假,没有联系。


第三天,我们带薪休假,没有联系。


第四天,我们带薪休假,没有联系。


第五天,郝眉约我去他家做客。





我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高大身影,脚跟碰脚尖,原地向后转。


想回家。想妈妈。


“哎哎哎,愚公,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你先过来。”


为了郝眉那句最好的朋友,我豁出去了。


郝眉把我拉到客厅,凑到我耳边,用哪怕厨房没有炒菜声第三个人都绝对听不到的音量,给我讲了一个傻白甜切开黑故意读错铛字的爱情故事。





那天晚饭,我还是去找猴子吃的。


喝得烂醉之际,我听见猴子说了句特别有哲理的话。


这世界根本没有低调真诚顺其自然的恋爱,全tm是单身狗想不到的套路!




end



我真的好喜欢愚公,么么哒

评论(74)
热度(1859)

© 荆竹 | Powered by LOFTER